教育生活网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首页 > 商机 > 行业动态 > 休闲娱乐> 初春游大理洱海边最美公园——喜洲海舌
初春游大理洱海边最美公园——喜洲海舌
最新发布

初春游大理洱海边最美公园——喜洲海舌

  • 发布日期:2022-02-28 21:07
  • 价格: 面议

服务区域:全国

联系电话:

联系人:

有效期至:长期有效

信息描述
  • 浏览次数:2
  • 发布人:


  大理苍洱之美世人皆知,故乡大理的确是个“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旅游胜地。外来客小住十天半月也只能看个大普气。


  人们爱用“风花雪月”四个字来概括大理之美。一些盲目的游客在匆匆走完“洱海一日游”日程,或一头扎进所谓双廊“古村”,看到的只是大理美景的一点皮毛而已。


  喜洲海舌平时是难遇大理风花雪月景致的,但她却是个三面临海,八面迎风,移步换景,四季不同,令人陶醉的好去处。


  只有那些有慢性子、会休闲的人,起得早、爱黄昏的游子才有机会邂逅这美人。


  海舌在洱海西岸的喜洲镇金河村旁边,苍山万花溪在这里入海。形成三面临水的长形沙洲,地方史籍记称为“青莎洲”,我想,喜洲恐怕就是因洲而喜,以洲得名吧。洲长3里,从南到北,由宽渐窄深人洱海形如舌,故名。海舌沿岸柳树成荫,白沙柔软,海水、蓝天、白云、水鸟、在这里构成了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站在海舌越过洱海水面可以看到苍山之麓大片的村舍。


  2017年3月1日是喜洲大本曲民间艺人董学非女儿新房落成后“奠土龙安”仪式的最后一天。大理市苍洱白音会理事长赵忠邀我参加该会部分骨干艺人前往艺友女儿家举办堂会。热闹非凡,别有风味的民俗演唱一直到午夜才收场。


  白音会的同仁先后驾车离去,我就留住主人家。这里离喜洲海舌仅仅2公里,我来过海舌三次,最近的一回也有3、4个年头了。


  盛情的主人第二天一早就守着我出门吃早点。看看太阳马上就要出来了,只能回来再说。董学非的女婿阿昌用摩托载我前往海舌拍晨曦中的美景……


  我是第一回在沙村留宿,在去海舌的路上才知道,走完沙村漫长曲折的街巷已经离海舌只有迟尺之遥。没到海边,太阳就冒出来了。赶紧叫阿昌靠边停,抓了一张。


  到了金龟寺村岔路口,让阿昌先回家,我一路走一路拍。如此的太阳在平原或大海边只算小巫,在云贵高原已经是难得了。


  景区大门口停车场水边,一位白族“金花”正在打捞水面垃圾。


  赶早卖小吃的大姐骑着三轮朝海舌方向赶。


  朝阳照着海面,水草头有棵“泡澡”的独树冒着俩枝。像是潜艇的天线。还没到景区门口,朝东有条土路通向水边,沿岸湿地周边都是柳树,大概是不怕水泡的那种。朝阳在树身上涂抹金黄,煞是好看


  鸟儿在丛林里亮嗓,间或有一只白鹭或群雁飞过,只是我负载相机包、脚架没来得及抓到。


  水面上,上百只野鸭浮在水面觅食,一忽儿钻进水里。保护洱海的措施落实了,这些生灵一点也不怕人,任你大声吆喝,它自“岿然不动”。


  一只涂有清洁字样的铁皮小船在水面游弋,船夫不停地打捞起垃圾。这一回来得早又来得巧,我算是这天进公园的第一客人了。虽说是免费公园,平时还是有人执勤,此时还没上班。夹道两侧是高大的龙竹丛,间或有倒毙的大树。转到海舌东面,海堤外早年一排排柳树只剩下一些黑色的木桩了。

初春游大理洱海边最美公园——喜洲海舌


  大理苍洱之美世人皆知,故乡大理的确是个“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旅游胜地。外来客小住十天半月也只能看个大普气。


  人们爱用“风花雪月”四个字来概括大理之美。一些盲目的游客在匆匆走完“洱海一日游”日程,或一头扎进所谓双廊“古村”,看到的只是大理美景的一点皮毛而已。


  喜洲海舌平时是难遇大理风花雪月景致的,但她却是个三面临海,八面迎风,移步换景,四季不同,令人陶醉的好去处。


  只有那些有慢性子、会休闲的人,起得早、爱黄昏的游子才有机会邂逅这美人。


  海舌在洱海西岸的喜洲镇金河村旁边,苍山万花溪在这里入海。形成三面临水的长形沙洲,地方史籍记称为“青莎洲”,我想,喜洲恐怕就是因洲而喜,以洲得名吧。洲长3里,从南到北,由宽渐窄深人洱海形如舌,故名。海舌沿岸柳树成荫,白沙柔软,海水、蓝天、白云、水鸟、在这里构成了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站在海舌越过洱海水面可以看到苍山之麓大片的村舍。


  2017年3月1日是喜洲大本曲民间艺人董学非女儿新房落成后“奠土龙安”仪式的最后一天。大理市苍洱白音会理事长赵忠邀我参加该会部分骨干艺人前往艺友女儿家举办堂会。热闹非凡,别有风味的民俗演唱一直到午夜才收场。


  白音会的同仁先后驾车离去,我就留住主人家。这里离喜洲海舌仅仅2公里,我来过海舌三次,最近的一回也有3、4个年头了。


  盛情的主人第二天一早就守着我出门吃早点。看看太阳马上就要出来了,只能回来再说。董学非的女婿阿昌用摩托载我前往海舌拍晨曦中的美景……


  我是第一回在沙村留宿,在去海舌的路上才知道,走完沙村漫长曲折的街巷已经离海舌只有迟尺之遥。没到海边,太阳就冒出来了。赶紧叫阿昌靠边停,抓了一张。


  到了金龟寺村岔路口,让阿昌先回家,我一路走一路拍。如此的太阳在平原或大海边只算小巫,在云贵高原已经是难得了。


  景区大门口停车场水边,一位白族“金花”正在打捞水面垃圾。


  赶早卖小吃的大姐骑着三轮朝海舌方向赶。


  朝阳照着海面,水草头有棵“泡澡”的独树冒着俩枝。像是潜艇的天线。还没到景区门口,朝东有条土路通向水边,沿岸湿地周边都是柳树,大概是不怕水泡的那种。朝阳在树身上涂抹金黄,煞是好看


  鸟儿在丛林里亮嗓,间或有一只白鹭或群雁飞过,只是我负载相机包、脚架没来得及抓到。


  水面上,上百只野鸭浮在水面觅食,一忽儿钻进水里。保护洱海的措施落实了,这些生灵一点也不怕人,任你大声吆喝,它自“岿然不动”。


  一只涂有清洁字样的铁皮小船在水面游弋,船夫不停地打捞起垃圾。这一回来得早又来得巧,我算是这天进公园的第一客人了。虽说是免费公园,平时还是有人执勤,此时还没上班。夹道两侧是高大的龙竹丛,间或有倒毙的大树。转到海舌东面,海堤外早年一排排柳树只剩下一些黑色的木桩了。


 
公司信息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XML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赣ICP备2021011510号-1 (c)2020-2026教育生活网 All Rights Reserved